下一站道祖鴻鈞耽美文相遇

推薦人: 來源: 時間: 2019-04-03 22:12 閱讀:

人生好似一班地鐵,當你到達終點站的時候,殊不知它會不會又是另一個起點……

那年的高考,由于許紹洋的鼻炎發作,高考終是名落孫山,許紹洋也是習慣了,多少美麗的機會都是鼻炎跟自己擦肩而過。不過自己還是考上大學了,被徐陽師大錄取了,還算老天有點良心吧。沒關系,從新整裝出發,許紹洋帶著自己另一個夢想踏上了通往大學的火車。

搶了好久的票,終于給自己買了一張臥鋪,躺在自己辛苦賺來的一張床上,心中別提多爽了。不一會兒又進來一位扎著馬尾辮的,身穿緊身牛仔褲,上身潔白短袖T恤衫,腳配時尚運動鞋的小姑娘,只不過她的行李跟她那單薄瘦弱的身材不成正比啊,一米六的身高,真不知是箱子跟她誰是行李啊,她莽莽撞撞的,費勁全身力氣才進來,剛往前走一步,就一個趔趄差點摔倒,許紹洋出于一個男子漢的心里,主動上前。

“我來幫你吧?”小姑娘抬起頭,笑著對許紹洋說:“謝謝你了,我總是笨手笨腳的。”說罷還不好意思的撓撓頭。

小姑娘住在自己的上鋪,許紹洋輕易把行李箱搬到了上鋪。小姑娘很高興,請許紹洋吃自己帶來的零食,被許紹洋回絕了許紹洋這輩子最討厭這些垃圾食品,他真搞不懂這些小姑娘為什么個個都喜歡這口,看到許紹洋不吃,小姑娘自己獨自吃起來,二人閑聊中,小姑娘名字叫李蕙媗,原來小姑娘也是去上大學,也是大一新生。許紹洋問道:“你為什么讓你爸爸媽媽送你呢?小姑娘自己上路很不安全的,路上好多壞人的。”小姑娘懵懂道:“不會啊,哪有那么多壞人,你不就是個好人嗎,你幫我拿行李,再說了我也要自己獨立,這次是我主動要求的,絕對不會讓爸爸媽媽送我,我要自己獨立。”看著她握緊拳頭天真無邪的表情真是令人心中暗自發笑。剛才沒有看清楚,其實小姑娘挺漂亮的,大大的眼睛,長著一張娃娃臉,那雙大眼睛像一個銅鈴一般,十足的蘿莉范。

好奇中,許紹又問:“你是什么大學錄取的?”小姑娘把手中的零食放下,一個頭鉆進行李箱中尋找。看著她這么忙碌找尋,許紹洋心中更多是無奈啊,小姑娘竟然連自己是哪個學校錄取的都不放在心上,許紹洋都懷疑她是不是終于從行李箱中拿出那褶皺的錄取通知單,她如小孩喃喃學語一般慢悠悠的念出:“徐陽師范大學!”“呃呃呃呃呃…”許紹洋心中有些異樣,這不是跟自己一個學校嗎?許紹洋整理好思緒對李惠媗說:“那么,李惠媗同學,以后我們就是校友了。”李惠媗聽完后,零食都扔在一邊,高興的對許紹洋說:“沒想到在火車上還能遇到校友,那以后你可得多多指教了,許同學。”許紹洋又是一陣唏噓。看著李惠媗在上鋪高興的樣子,活像一個森林的小精靈。一路上,大多時候都是李惠媗在那跟許紹洋講一些他們家鄉的風景,聽李惠媗講一些她的高中生涯奮斗史,也算是枯燥旅途中的一絲安慰吧!就這樣火車的旅途短暫的到站了。

許紹洋幫李惠媗拿下行李,來到自己的學門前,赫然六個大字徐陽師范大學,另外那些學姐,學長也是滿是熱情的打出“歡迎學弟學妹”的橫幅,表示歡迎。李惠媗高興的對許紹洋說:“希望我們還會見面,謝謝你幫我拿行李,再見許同學。”說完小姑娘就去辦自己的入學交接手續了,只留下一個活潑的背影,看著李惠媗離去的背影,連給自己說再見的機會都不給,許紹洋對這冒失鬼又是一陣無奈。辦理完復雜的入學交際手續,把行李放在自己的宿舍,認識了五個舍友,一天就這么過去了,大家因為語言上存在溝通障礙,就這樣一夜無話。

第二天,我們導員要求開一次會見見新生,我和宿舍的幾個舍友一起慢悠悠去了教室,來到教室才發現其實我們一個班根本沒幾個人,偌大的教室,只有二三十人,不一會一位身穿潔白休閑裝的,腳下锃亮皮鞋的,拿著公文包打扮文雅的人進來了,不用猜一定是我們的導員,正當他用滿含笑意的眼神對我們介紹自己,只見從外面突然有進來一位女同學,所有人的目光全都轉移到那位女同學身上,女同學也感覺自己身上像是有千萬條螞蟻一樣,渾身不自在,隨意找了個座位坐下,許紹洋又一次被驚到,這個女同學正是昨天那個冒失鬼李惠媗,果然冒失鬼的本性難改啊,許紹洋心中又是一陣淌汗。但李惠媗并沒有注意到許紹洋。等導員介紹完自己,贊美了一下校園,逢迎了一下我們,大家也是夠給面子的一陣陣的鼓掌。這時導員要求大家做自我介紹,按學子的學號上臺,大家扭扭捏捏的一個個的上臺,終于還是輪到許紹洋,許紹洋一上臺,用流利的普通話介紹自己,只見臺下的李惠媗眼中也是充滿了疑惑,不過最后還是被喜悅取代,值得欣慰的事幸好這次的自我介紹李惠媗還是沒出洋相,就這樣大學時代開始了。

緊接著漫長而又痛苦的軍訓結束了,終于可以上課了,許紹洋如同往日一樣,上課,去晚自習,許紹洋覺得大學學的東西跟高中相比,更多的是深入,不想以前老師教給我們的就是真理,現在需要自己深究,所以就這樣天天跑自習室。今天如同往日一樣去上晚自習,把背包里的書本拿出來,又認真的研究老師今天所講的內容,看到空曠的教室,只有幾對情侶在那談情說愛,許紹洋也是無奈的搖搖頭,繼續做自己王老五,時間嘀嗒嘀嗒而過,不一會,在自己旁邊坐下一個人,只是下意識覺得有些香,許紹洋轉過頭一看,一雙鈴鐺大的眼睛,可愛的娃娃臉,原來是李惠媗,李惠媗微笑的對許紹洋說:“你是不是每天到這來看別人談情說愛啊?還是自己在等待獵物的出現啊?”許紹洋半開玩笑的說道:“是啊,我想我已經找到自己的獵物了。”說完,李惠媗才發現自己被占便宜了,臉上也是一陣陣發熱。

看到李惠媗這么難為情的可愛勁,許紹洋也是趕忙轉移話題:“開玩笑的了,你不去跟你的好姐妹到處逛,到這來干什么?”“喔…你該不會?”看到許紹洋這種詭異的表情,為了不讓許紹洋在往下想,李惠媗用書狠狠的在許紹洋的頭上打了一下,噘著倔強的小嘴嗔怒道;“別以為誰都跟你一樣,我是來自己研究一下今天老師說的XXXX。”看著許紹洋挨打痛苦的表情,把李惠媗逗得嫣然一笑,但是轉瞬即逝。“對了,這個我不太懂,你可不可以教教我?”許紹洋聽她有事相求,覺得可以戲弄一下這個冒失鬼,鄭重其事說道:“可以啊,不過,我有什么好處啊?”同是向李惠媗投去狡黠的笑容,看得李惠媗有點渾身不自在,李惠媗趕忙回過頭,半生氣道:“大不了讓你打我一下嘛?”接著又是憤怒的撅起小嘴。這表情可把許紹洋逗得咯咯直笑。

“好了,不逗你了,我教你。”這時李惠媗才如一個得到一塊糖果的小孩子,甜的滿臉。就這樣時間在二人的打打鬧鬧,滿頭深究中過去,不一會,學校自習室要關門了,二人發現,別人已經走完了,只留下他們兩個,許紹洋伸了伸手臂,仿佛跟誰打了一架似的,渾身酸痛,管理員來催他們,倒是李惠媗很高興似的,帶著笑容二人離開教室,可是剛一到達樓道中,李惠媗突然大叫:“啊!”趕忙捉住許紹洋的胳膊,也把許紹洋嚇了一跳,也把管理員嚇了一跳,對李惠媗投去無奈的表情,看到李惠媗怕黑的的表情,活像一直受到驚嚇的小貓咪,把許紹洋逗得,有點想發笑,許紹洋鎮靜道:“沒事,別怕,沒想到你這么怕黑埃”

李惠媗這才發現自己失態了,趕忙松開許紹洋的胳膊,故作鎮定說;“誰說的,我只是不習慣,沒事走吧。”看著她故作堅強的神情,許紹洋又是暗自搖頭。自習室在三樓,許紹洋跟李惠媗一起下樓,漆黑的樓道,安靜無聲,只能聽到二人的腳步聲。卡卡卡……可能李惠媗太緊張了,一個不小心差點跌倒,許紹洋趕忙抱住了她,就在這一瞬間,二人都如觸電一般,李惠媗出來沒有感覺到心跳加速,不知道是嚇的,還是什么原因,只覺得有種像吃米酒一般全身輕飄飄的,這是李惠媗第一次被男孩子抱。許紹洋也是心中仿佛如同有只小鹿亂撞似的。

許紹洋把李惠媗放下,關心道;“你沒事吧?”李惠媗難為情的整了整那精致的馬尾辮,漫不經心道:“沒事。”就這樣二人出了教學樓。回宿舍的路上,二人誰都不敢說話,許紹洋也不知道,為什么感覺怪怪的,李惠媗也是感覺一樣,二人都不敢看對方一眼,漫長的學校小路,終于到了女生公寓樓。許紹洋沒話找話的說道:“今天,那些知識弄懂了嗎?”李惠媗也是正常回復道:“恩,謝謝你,我…回去了,謝謝你送我回來,拜拜,明天見。”許紹洋也是:“恩…明天見。”二人會過頭都是長吁一口氣,這一夜有一種奇特的感覺牽動著兩顆躁動的心,注定有人失眠。

第二天許紹洋像往常一樣去上課。看到李惠媗進了教室想打招呼,可是李惠媗看到他,可是又故意躲過他那熱情的目光,弄得許紹洋一頭霧水。課上許紹洋心不在焉的聽著老師天南地北的滔滔不絕,許紹洋有種數不出的失落感,就這樣,日子還是像往常上課,去晚自習,李惠媗還是如同陌生人一般對他不理不睬,許紹洋晚自習,總是希望那股熟悉的清香,能在不知不覺中飄然而至,實在忍受不了晚自習那些情侶的打情罵俏,自己早早回去,回來的路上,穿過操場,經過園林區,不經意的抬頭卻發現有個扎著馬尾的女同學,真的是她,許紹洋發現是李惠媗,李惠媗也是不經意的發現了許紹洋,四目相對,但僅僅是一瞬間,許紹洋看出了李惠媗臉上的不自在表情,兩人就要擦肩而過時,許紹洋實在忍受不了這種莫名的束縛感,強行攔住李惠媗的,直言道:“為什么這幾天一直不理我,是不是我做了什么讓你不開心的事?我不知道為什么這幾天自己渾身難受,總想見到你,但見到你,發現你又是對我不理不睬的表情,我心里有種強烈的失落你明白嗎?我不知道這是不是愛情,吃飯想的是你,睡覺想的是你,晚自習沒有你,我真的不習慣,自此我發現你已經在這里了。”許紹洋把手指指向自己的心。李惠媗對于許紹洋這突如其來的表白弄得措手不及,嚇得呆立在原地,不一會李惠媗低下頭,喃喃道:“我也不知道這種感覺什么時候開始有的,我也不確定這是不是愛情,我不想這么糟,我們以前挺好的嗎,暢所欲言,何必那么復雜。”許紹洋心中五味交加道:“你覺得現在我們很好嗎?這種感覺已經徹底打亂了我們的正常生活,難道就因為自己的不確定就把它扼殺嗎?”看到李惠媗沉默不語。許紹洋鼓起前所未有的勇氣,握住李惠媗的手,李惠媗心中有種莫名的緊張,和一種期待,她也不知道自己在期待些什么。

許紹洋低聲說道:“既然這種感覺不知道是什么,就讓我們不要像膽小鬼一樣去接受它,去驗證她。”許紹洋滿含深情的用手捧起李惠媗的精致娃娃臉,慢慢的吻向了李惠媗的嘴唇,剛開始李惠媗還會有點抗拒,后來被自己的心靈所說服,李惠媗已經嚇傻了一般,睜著那雙銅鈴大的眼睛,看著許紹洋。許紹洋吻完李惠媗才發現這小姑娘一直沒閉上眼睛,整的許紹洋也有點不好意思。許紹洋先開始說話打破沉寂,“你為什么不閉上眼睛。”李惠媗難為情的說道:“我這是第一次跟男孩子接吻,臉上如同熟透的番茄。”看得許紹洋真想上去咬上一口,就這樣許紹洋拉著李惠媗的手,二人相互訴說著那對彼此深埋心底的情感。

時光就這樣在許紹洋和李惠媗的幸福愛情中慢慢推移,二人還是一起早上一起去吃早餐,吃完早餐一起去上課,平常,沒課二人就一去電逛街,去電影院看電影,李惠媗總是看完電影總是哭著說:“這個男主角太狠心的,有什么比自己的愛人更重要的呢,許紹洋你以后不準這樣對我,要對我好,永遠以我為中心,你是我的保護傘,你是我的奧特曼…”許紹洋總是微笑著說:“傻瓜那只是電影,我不會離開你,我永遠是你的依靠,我一直都在。”李惠媗說她最喜歡橙子,許紹洋總是帶著她去學校旁邊的冷飲店,喝鮮榨的橙汁,李惠媗總是說一定要加三塊冰,一兩塊冰太容易化掉,橙汁不冷味道不能完全散發,四塊冰會把橙汁原始的鮮味掩蓋,這個小丫頭,總是那么多古靈精怪的想法。所以情人節許紹洋送給他一個橙子一樣的枕頭,希望橙子如他一般永遠守護著她,他對她的愛如同橙子一樣永遠是最初的味道。

轉眼畢業季到了,多少學子為了前程所拼搏,而李惠媗只想當一個平常的白領,跟自己心愛的人過平常的生活,一起分攤房債,一起分攤車債,簡簡單單過一輩子。到了離別校園的前一天,夜空還是那么平靜,李惠媗依偎在許紹洋的懷里,對著許紹洋說道:“你打算以后去哪?”許紹洋嚴肅道:“學校想把我留下跟著教授們一起研究建筑項目,可我不想一輩子在國內,我想去法國學建筑,我想看埃菲爾鐵塔,我想看美國的圣路易斯拱門,五角大樓…看著許紹洋站在花壇上侃侃而談那驚艷的表情,李惠媗深知許紹洋對于理想的執著,李惠媗也很為他的偉大理想感到驕傲。”惠媗,跟我一起去法國吧?李惠媗頓了一下。“恩,你去哪我就去哪,你要永遠做我的奧特曼。”說罷,眼中閃著淚光輕輕靠在許紹洋的肩頭上,眼神深邃的看著這透入晶牟的夜空…離開學校幾個月,許紹洋買了兩張去法國機票李惠媗跟許紹洋告別的雙方父母,準備踏上去法國的的航班,二人經過檢票口,許紹洋滿懷欣喜的幫忙把行李收放好,李惠媗說我去一下洗手間,這時響起:“尊敬的旅客開往法國巴黎的航班馬上就要起飛,請各位旅客趕緊搭乘飛機…”許紹洋微笑著說:“趕緊回來。”李惠媗微笑的點點頭。

不一會,機務長過來講解注意事項,飛機要起飛了,許紹洋系上安全帶,可是李惠媗還沒回來,許紹洋跟機務長說他的朋友還沒回來,要求等一下,可面對滿機艙的旅客,機務長讓他趕緊打個電話,當許紹洋剛要撥電話,有一條短信發來,是李惠媗發來的,他打開了信箱。“邵洋,原諒我不能跟你一起去法國,你有自己的理想,我有自己的平凡,原來那些電影中情節真的存在,不過這次是女主角選擇了放手,你放心吧,我會一個人好好生活,沒有奧特曼的日子,我會自己學著去長大,我會學著自己去承擔一切,你送我的橙子枕頭我會一直留著,有它在我身邊就如你一般,你一定要幸福快樂,惠媗。”許紹洋看完后手機散落在機座上,忍不住淚流成線…飛機還是緩緩起飛,李惠媗看著那飛往法國的飛機,擦拭掉眼角的淚水,夕陽的把李惠媗的離去的身影拉的好長好長…

又時間過了兩年。“惠媗啊,要不要一起去逛街啊,反正今天雙休日。”一位妙齡少女邀請李惠媗。“好啊,反正沒什么事做,我收拾一下文件,馬上來。李惠媗畢業后就留在了徐陽,做了一個普通白領,跟姐妹們逛街逛累了,就去學校旁邊的冷飲店喝東西,姐妹們總是問她為什么要跑這么遠來這里喝,她總是笑著說:”這里的冷飲有最原始的味道。逛完街后李惠媗帶著姐妹們來到了學校旁邊的冷飲店,冷飲店經過了兩年的滄桑,也更新了好幾次。

幾個妙齡姑娘就在座椅上談天說地,不一會,從門外走進一位西裝革履的青年,走到了,李惠媗他們的座位前,男士很有風度的問道;“這位小姐,我能請你喝杯橙汁嗎?”李惠媗驚住了,是許紹洋,她克制住心中的那份沖動,撒嬌問道:“那加不加冰啊?”許紹洋熟悉的回答道:“加冰一定要加三塊,一兩塊太容易化,不能把橙子的鮮味完全散發出啦,加四塊冰塊會把橙子最原始的味道掩蓋。”看著二人你一句,我一句的默契問答,李惠媗的好姐妹一臉的茫然,許紹洋,李惠媗四目深情相對,又仿佛回到了那個充滿的熾熱愛戀的夏季……其實人生就是這樣,面對抉擇,坎坷都是在所難免,人生的道路盡頭是終點嗎?只要有一種默契,誰又能說那不是幸福的起點呢?下一站,我希望有你。愛always on line…

贊助推薦

九游游戏中心网页版 - 九游官方正版下载 - 九游个人中心登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