宿命里,你刺客列傳 耽美文是我心底深深的痛

推薦人: 來源: 時間: 2019-04-03 22:13 閱讀:

一、

和末是在一個Q群里認識的,她是群里的活躍分子。某個節假日,大家開始起哄來一次群聚會。目的地是A市的游樂常二十歲左右的人,總還是會保留一些純真幻想,比如在歡快的尖叫聲中,遇到愛情。我和群主強是現實里的好友,這個吊兒郎當的男子卻對未來女友的要求頗高,按他的話說,身高起碼168以上,體重不能超過三位數。他開始盤點聚會的人數。末說,她會去。記得那天,天氣有點灰灰的,我趕到游樂場的時候,他們已經幾乎聚全,我橫掃了一下,只有七個人。十一點四十五分,說好十二點集合的,他們還真早。我不知道哪個是末,那個每天都很閑,語言犀利有時候喜歡發很多可愛圖片的女孩,有時候隔著網絡,我能聽見她的手指寂寞得敲在鍵盤上的聲音。我走到群主強的身邊,我和他擊掌打了招呼。他的身邊早已有兩個身材高挑面容不凡的女子圍繞著他,“你小子,厲害哦。”我微笑著,我仿佛能看到我似笑非笑得樣子。“這是巧,這是微。”他看著我,眼睛往微擠擠,他想讓我陪微。我走過去,說微,你好,我是白。“哇,白,氣質不錯哦。”她微笑著和我握了手。我說微你果然是個大美女。我不懷好意的訕笑著,然而。我卻清楚看見她臉頰上廉價的粉撲有微微抖落的痕跡……“嗨,各位,我來也。”一個女子從一輛出租車里跳出來,迅速的沖到我們面前,“你們可真早,特意迎接我吶,哈哈”。她傻傻的笑著,穿著一件白色的T恤,有點灰蒙蒙的長裙裹到了腳裸處,一雙有點臟的白色板鞋很不對稱的出現在腳上。她的瞳孔是灰色的,看上去很疲憊。可她的臉在笑著,眼睛也在笑著,沒有化妝的臉頰有點蒼白。她走到我的面前說:你好,我是末。她的頭發很黑,隨意的披散在脖頸處。二:從游樂場回來的時候,強剛巧有事要離開,臨走時說白,可得把微安全的送回家哦,如果有什么懈怠我可不饒你。我說好好,微,我送你回去。微笑著,那張臉,很溫暖的看著我。末一直玩的很開心,她狡黠的看著我,眼眸淡淡的泛著光。她說小白同志可別被微巫婆給吃掉哦,可憐的小白送末回去吧,微是巫婆喲,她會吃了你。她突然的粘過來,我聞到她身上某奢侈品牌的香水味道,這種聞到一次就很難忘記的味道。我想起母親曾經一直對某奢侈品牌的香水深深的迷戀。她用著同母親一樣味道的香水。那個行為瘋狂最后終于被關進精神病院的女人,末和她使用著同樣的一款香水。我開始害怕,害怕她們的這種相似。我能猜到末是一個寂寞的女子,因為很多的時候她總是凌晨三四點開始睡覺,然后第二天一大早又開始出現在群里瘋狂叫囂。“那么,我送誰好呢?”我假裝很愁的樣子,微是A市人,游樂場離她家很近,而末似乎并不是本地人。我說末,你哪兒的呀。她黏在我的懷里,B市B市、、、她像及了某種動物。貓。那么我們一起送微回去,然后我再送你回去行不。她終于松開我的手臂,然后走到微的面前拉住她的手說微,你不會介意吧。微點頭說沒關系,白怎么說就怎么做吧。送走微后,末說她餓了,她說她定了晚上九點的火車票,現在才七點,我們去吃飯吧。我帶她到離火車站不遠的速食餐廳吃東西。她要了兩杯可樂,一個漢堡,她說她不喜歡薯條,不喜歡番茄醬。我點了一份套餐。她很快喝完了兩杯可樂,可見是渴壞了。“白,你是我見過最英俊的男人。”末突然抬起來,一張臉天真的看著我。“難道,你也是一個對愛情充滿幻想的小女孩?”“白,你真的很英浚”“末,你和我想象的一摸一樣。”她抿了抿嘴角的水漬,輕聲的笑了。“那么?是你喜歡的摸樣么?”。“你的世界里注定存不下我,當你從出租車上跳下來的時候,我就已經知道。”“那么,那個滿臉涂滿廉價的化妝品的女人呢?”。“她比你漂亮。”“你不一定非要喜歡漂亮的女人。對不對?”“我喜歡漂亮的女人。”三:她牽著我的手,她的左手無名指戴著一枚銀戒子,手腕上戴著一根紅色的線和一款黑色的表。表很大,淹沒了她整個脈搏。我被她拖在路上奔跑。從她走到我面前,說你好,到我送末的時候,我就知道,我沒有辦法拒絕她的任何要求。除了愛情。“白,你看,飛機。”她突然停了下來,松開我的手,指著天空。“我從沒坐過飛機,一直幻想有一天能坐一次。我想在飛機飛到最高處的時候把手臂伸出去。我想試一次,我是否可以像鳥兒一樣撲打著雙臂飛起來。”她邊說邊把手臂抬到我面前,“白,你看,我這是翅膀,只是毛掉光了。”我忍不住笑了,“是天使的翅膀么?”我隨意回應道。雖然我知道她并不是在講笑話。但我不知如何以不是笑話的方式接應。我不想讓自己陷于困境。她微笑著,眼角突然有液體閃爍了一下,然后又突然消失。“我該回去了。”她不再微笑。“還有一個多小時呢”我繼續隨口回應。“我不想再同你一起,你掩藏的太深。但我知道你在哪個層面里。”“末,你是聰明的女子,所以有些話。無需說明。”“好,那,再見。”“再見。”四:再見,并不是再也不見。又是一次的聚會,大學同學于說他新交了女朋友,新女友在B市,今天是她的生日。作為好友,希望我能參加為他助威,這家伙貌似是要在女友生日的時候求婚。看來是煞費苦心了。B市,我突然想起末,那個離開A市立馬從強的交流群消失的女子末。她不想再看見我。我們駕車來到B市的時候已經是晚上七點,于的女友打電話說她和她的同學在某KTV已經弄好包間,現在就等他大駕光臨。于買了一捧艷紅的玫瑰和一枚精心挑選的戒子激動的走進包廂。那個壽星女人穿著粉色的麻布抹胸裙,清純的臉上畫著淡淡的妝。她的旁邊坐著一個女子,一頭烏黑的長發,白色的襯衣過大的裹在身上,很深的鎖骨處一抹蒼白。我走到她面前,說你好,我是白。深藍色的牛仔褲,一雙有點臟的白色板鞋。我知道有些人的相遇是上天注定的。所以再見到末時,我沒有一絲尷尬和措亂。她也一樣,沒有任何裝束的臉頰,淡然的笑著。于求婚成功了,在那枚昂貴的戒子面前,那個清純的女子滿臉害羞的躲在于的懷里。陸續散去的人群,里面有我認識的和不認識的。我走到末地面前,我說我們出去走走好么。她說好。“有火么?”她在我的右邊走著,然后突然詢問道。“沒有,我從不抽煙。”我看著她夾在左手間的煙。“哦。”她把煙收回煙盒,隨手放進褲子口袋里。“我從未想過再遇見你。”她沒有抬頭,頭發似乎比之前要長很多,一大半的發絲跌落臉頰,遮住了大半張臉。我看不見她的表情。“或許這是宿命。”我看著她。“白,我從未想過我會喜歡你。而且一直無法忘懷。”“你像罌粟,美麗,卻有毒。”“罌粟么?呵呵,多巧。那是我喜歡的花。原來我一直喜歡的都只是自己。”“末,如若我對你表現一絲別心。那么我們將會糾纏一輩子。無窮無盡的以后。一直糾纏。”“那么,你喜歡罌粟花么?”她抬起頭。臉色蒼白。我不知怎么回答。只是心臟的某處開始劇烈疼痛。我走進她,吻了她冰冷的唇,她的唇開始慢慢溫暖。我抱著她。什么也說不出來。五:我們會一直糾纏,不會有結局,你想要的,僅僅只是這一場過程。即便,你極力的想要改變,我懂你,當你從出租車上跳下來的時候-----------------“白,如何讓你愛上我。”“其實我早以愛上你。從你從出租車上跳下來的時候。”“一見鐘情?”“末,這大概是宿命。”“宿命?記得你問過我,問我是不是一個對愛情充滿幻想的小女孩?”“如果可以,我是多么希望你是那樣的女孩。”“你懂我?”“對,我懂你。”“白,我愛你。”她開始吻我,身體在我的懷抱慢慢的融化。我極力的想要她,就在她說愛我的那一刻。五:“為什么選這家旅館?”“你看不見它的名字么?”“如家?”“恩,如家。”在身體融入一體的時候,我聽見寂寞在她的血管沸騰的聲音。她的眼角有一滴溫暖的液體滑落。我說疼么?她微笑著,白,你懂我的,只有疼痛才能讓我沸騰。如果沒有疼痛,我就如死了一般。白,我想要個家。其實你并不懂我。對不對?家?我開始吻住她的唇,她說著胡話。她不懂的,這個女子,不懂自己。很累,在她身邊倒下,我緊抱著她,突然有一種將要失去她感覺。“末,晚安。”“白,晚安。”她回應著,聲音是冷漠的。天空微白,我醒來,她蜷縮在我的左手邊,嘴角輕輕吸允著流淌下來的淚水。究竟是怎樣的夢境,讓她如此疼痛,可她并沒有任何表情。或許,這個女子,已經習慣了驚恐。她的疼痛,是一種需求。活著的需求。我開始想要離開她,我不會有能力改變她,也撫平不了她左手臂一道道深色傷口。她要的,我給不起。“白,早安。”“末,早安。”天亮,我們分離。在各自的城市,繼續生活。六:我是個潔身自愛的男子,除了對她。那種欲望,仿佛無法自制。我開始在很多寂寞的夜里想起她。這個女子,我該如何忘懷。一個平凡的日子,平凡的上班日。我打開電腦,習慣性收取郵件,然后一個署名宿命的郵件跌落眼簾,我突然想起我曾和她說起過的宿命。“白,你好。這是我第一次給你寫郵件對不對。嘿嘿,我一直想寫,一直沒敢寫。只是突然很想你。我不知道如何讓你知道。我現在在吃麻辣粉絲,很辣很辣的那種哦。汗水從我的鼻尖沁出來。很熱,這個鬼天氣。真熱。白,B市這幾天天氣總是灰蒙蒙的。白,我以前研究過星座。你看,水瓶座的幸運色是灰色的。我這幾天是不是該很幸運呢。呵呵。現在電腦里在播放林宥嘉的自由。白,我開始了解自己。很多的時間里我以為我可以和一般的女子一般。愛上一個男子,為一個男子生一堆孩子,然后為一個家庭操持,然后一晃眼就是一輩子。呵呵,我不能,我天生不能,對不對?你看,你是了解我的。在你一言不發的時候。我就知道,我同你,總是要陌路。我不埋怨。對生活,對自己,對你,甚至是對于過去。身體深處總是有淡淡的難受。我開始懷疑我已經懷孕了。有點想吐,最近總是臉色蒼白。呵呵,你應當不會相信。呵呵,我也不想說明。你說過,末,你是聰明的女子,有些話,無需說明。我記得你的所有,我在想,如若有一天我們在一個旅途相遇,只要是在一條路上,我大概都能聞到你的味道。你看,我是念舊的人,念舊又固執的人。我不會再出現在你的生活里。永遠不會。總是提前同你說晚安,怕你熬夜。呵呵,很想你的時候我會聽歌,很激烈的搖滾樂會融入的皮膚里,它們會變得飽滿,你看,即便不被撫摸,它們也可以不用寂寞。白,你看,我試過,和那些陌生對我有意思的男子搭訕。我找不到安逸的感覺。在他們身邊,我會更冷。我不如一個人,還不如一個人的時候安逸。我想一個人,即便在想你的時候我依舊沒有想過我是不是可以努力讓你娶我。你看,我并沒有那意思。我只是喜歡你,好像還愛上你。但,我從未想過同你一直生活,我覺得我配不上你,你該找一個美麗健康的女子為伴,過一輩子。你應該過那樣的日子,因為你足夠溫暖。我會一個人,一直生活很久很久,直到死亡,把我帶走。我期待死亡,白,那樣我是不是就不用這么固執,不正常。我要離開了,去另一個城市,一個很遠很遠的城市。那里沒有溫暖,更不會有你。白,你看,現在是白天,呵呵。我在矛盾和無奈里生存,一直都是一個人。現在對我來說我,我的世界屬于黑夜……看,這我第一次沒對你說謊。白,晚安。我要休息了。好累。晚安!末。七:我感到眼角有液體流出,狠狠地鉆進嘴里,從喉嚨滑下,沉沉的打在心上……

贊助推薦

九游游戏中心网页版 - 九游官方正版下载 - 九游个人中心登录